从“取消五一黄金周”到“带薪休假首先从领导做起”

取消“五一黄金周”,对我个人来说,有与没有,几乎没有两样;唯一的感觉就是五一的时候,我会更忙,因为我从事的是服务性质的辅助工作,因此,“五一黄金周”是休假欢乐人的节日,不是属于我的节日。但从另一个普通大众的层面上来讲,这点,却是要评论一番了;

“取消五一黄金周”,和国际经济发展接轨这一方面,无可非议;确实如此,老外都在正常上班呢,位于全球一体化的中国国内,正在热火朝天的度假旅游,未免让老外感觉到不可思议,难以理解。因此,“取消”得好;

“取消五一黄金周”,将于明年取消,清明、端午、中秋将成为新的法定假日,这是明年的法定节假日调整初步方案中规定的内容,站在保留中国文化遗产方面,值得赞赏!

而我的理解是,如果能够让“双休日”制度能够保质保量的普遍执行下去,这就算是一项很“利民”的工程了。

倘若问布什总统的喜好,他会回答,带薪休假!布什是美国总统中带薪休假最多的一位。据说,只要时间一到,他立马逍遥度假去了。即使外国首脑来访,这位喜好带薪休假的首脑也会让来访的首脑到得克萨斯农场里去见面。据可靠休息说,布什只在新奥尔良洪灾时中断休假两天,任职的五分之一的时间在带薪休假。

如果问普京总统带薪休假的感受,他一定会挺起胸脯,竖起大拇指说:“那是做‘秀’的好时光。”据克里姆林宫的官员说,普京和大多数俄国人一样,特别钟情海滨和阳光。他曾多次在暖阳中骄傲地展示他健硕的肌肉,并借此提升国家形象。俄罗斯人把接受阳光的爱抚,视为最佳的度假享受。有人带薪休假过后拥有了古铜肤色,再回到工作岗位,会被同事称之为”英雄”——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

我有时候感觉很奇怪,老外一个个长得牛高马大,健壮的不得了,还经常嚷着要好好休假,锻炼身体;中国人一个个蜡黄着脸,精神萎靡不振,还天天喊着加班。难道是中国人敬业,中国人的身体好?当然不是!

现在,政府正儿八经地关心起来民众的身体和修养权利,就取消五一黄金周、带薪休假在全国范围内征询意见,然而,很多人却依然呼吁保留五一黄金周。其原因不在其他,而在于担忧中国的带薪休假再次成为一纸空文。既然如此,还不如先保留五一黄金周,免得带薪休假不成,五一长假也享受不了,到头来弄得两头是空。

这样的担忧不无道理。

很多人早就都注意到,16年前的1991年6月,国务院就曾经发过《关于职工休假问题的通知》。1995年1月1日起施行的劳动法第45条也规定,“国家实行带薪年休假制度。”然而苦于没有具体的规定,少数行政、事业单位实行了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大量的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三资企业却从未实施。中青报最近做的公众调查显示,73.0%的人从未休过年休假。国家有关方面目前正在就带薪休假征求意见稿,调查中,67.2%的人悲观地认为,如果正式实施,在自己单位不能得到很好的执行。

那么,是什么力量将会阻止未来带薪休假制度的执行?换句话说,带薪休假在中国为何难以成行?

某位仁兄很有眼光,也很有见地,他就带薪休假在中国实行难做了4点总结,虽然偏激,倒也言之成理。我把这位仁兄的高见做了一个简洁版本,内容大致如下:

其一,岗位责任制是导致带薪休假不可能在短时期内实现的客观因素。这一制度的目的就在于通过对工作人员的定岗,来定责任、定权限、定奖惩、考核出勤、考核业绩。用句俗话说,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任何吃闲饭的多余之人。

其二,机关企事业单位的领导自身素质差,是导致带薪休假不可能实现的重要主观因素。由于目前绝大多数单位的工作或经营效益都与领导者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因此,他们把单位当成了自己的家,把自己当成了封建制家长。他们所要的不是和谐,不是员工的权益,而是自己利益的最大化。

其三,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员工维权意识差,也是导致带薪休假不可能实现的主观因素之一。他们一旦提出要求、主张权利,单位领导马上就会以另寻他人取而代之为由,来威胁员工,使他们打消休假的念头。

其四,国家相关部门对于贯彻落实《劳动法》关于带薪休假制度的监督不够。很显然,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只有相关部门硬起来,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员工才不至于软下去,才敢于主张自己应该享有的权利。

    中国有句老话,解铃还得系铃人,既然问题出在各位领导同志的身上,我们就把关注的焦点盯在他们的身上。在中国,“官本位”思想难以短时期内得以消除,普通百姓大多向领导看齐。所以,我有一个绝妙的设想,在未来的带薪休假规定中,一定要写上一条:“各级各单位领导成员,务必成为带薪休假的楷模。”

因此,不管是什么策略、制度,身体力行,切实执行,这才是关键;执行力,是当前国内的普遍问题,也是大问题。解决了这个大的倾向,整体文化氛围、经济发展、民风节日、工作生活……,一切,又将是另一个新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