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网络常用词“呵呵”的出处

从网上流行起来的事物非常之多,网络歌曲、网络歌手、网络名人,更有网络新词,每年都有大量的网络新词提交至汉语言研究中心进行讨论;流行的网络新词,从之前的“很黄很暴力”、“很傻很天真”、“出来打酱油”、“俯卧撑”等,其他比较敏感的这里就不提及了,近两天,“呵呵”一词又火了起来,这其实源于一个查询“呵呵”起源的闹剧讨论。

某网友之前在自己的blog上称,“在网络聊天的时候,’呵呵’一词我很喜欢用,尤其在恶心人以后,这个词可以消解大家不少尴尬。”源于好奇,该网友查询,在古人并且是大文学家苏轼的书信中看到这个词,实在是大吃一惊。于是,博主便在文中摘录了苏轼谈词论画3篇文章中的句子,其中,有一句就有“呵呵”二字,众网友遂开始奉苏轼为“呵呵”一语的缔造者。

一时之间,“呵呵”一词成为众多网友热烈讨论并刨根究底、追根溯源的对象,包括个人博客、论坛等许多平台之上,都有大量网友就“呵呵”究竟出自苏轼还是韦庄发表了自己“考据”之后的慎重意见。

然而随后不久,便有看似更为“专业”的读者跳出来表示反对,认为唐末五代之韦庄才是“呵呵”的创造者,响应者云集,众人纷纷再度翻出韦庄的作品,论坛上古诗词俯首即拾,平日里嬉笑怒骂不甚认真的网友们拿出了“考据精神”,欲将此“呵呵”的“家世”查得一清二楚。貌似平凡的“呵呵”就这样成为网络一大红词,甚至有网友戏称自己原来平时经常“引经据典”:“我们为这个发现得意了好久,而我,也以’呵呵再呵呵’为签名档庆祝.”

  有人捧苏轼

“近却颇作小词,虽无柳七郎风味,亦自是一家,呵呵。”

——苏轼评论己作《江城子·密州出猎》词时写给好友鲜于侁的信

  有人挺韦庄

“全军今夜须沉醉,樽前莫话明朝事,阵中主人心,酒深情亦深,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韦庄《菩萨蛮》5首中的第四首

讨论“呵呵”这类现象,极似网络上兴起的“人肉搜索”之风,追究“呵呵”一词的最终出处,并无太大意义,上述中苏轼与韦庄两人或许生平说过此词,但据复旦大学中文系一副教授表示,这两人都非是此词的发明者,要说追溯源头,该词语绝对是来自民间,早至先秦。查询此词的来源,这种做法,虽意义不大,但追根究底的精神,值得赞赏!

接力出版社副总编辑、语词收藏人黄集伟对于网络新词的收编,很早就开始关注,从1998年起,黄集伟每年都会出一本名为《语词笔记》的书,记录当年社会流行出来的新词新句。他说,真正的语言是活的,它潜伏或奔突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它不会像新闻那样被正式发布,却像血液一样弥散在我们生活的每根血管中……真正的中文系,在生活的大学里;精彩的汉语,在道听途说、街头巷尾,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凡俗日子中。

创造来源于生活,网络也正在逐渐成为我们密不可分生活的一部分,越来越多的新创造诞生于浩瀚的互联网络。你是否考虑过,创造一个新的网络名词呢?

8 thoughts on “探讨网络常用词“呵呵”的出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