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流感 追踪杀人流感

  这几天新闻焦点都在讨论源墨西哥的“猪流感”,已经初步发现了南方部分城市在大量的脱销有关流感方面的物品,比如口罩、药品等,虽然至今尚没有在国内发现有“猪流感”病例,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已经产生了,最新报道,距离内地最近的香港已经发现了四例“猪流感”病例,看起来情况非常严峻。

  由此事件,产生了很多行业相关的事件,比如网络上的seo爱好者就通过查看百度指数得知,“猪流感”的指数暴涨,从而引发了,通过优化关键词获取流量的举动;

  还有从事电子商务的,觉得如果猪流感疫情一旦漫延,人们将像2004年的禽流感一样,不能多出门,电子商务势必要再次火热,对于增加网上交易量,有着极大的商机。

  还有其他的一些变化,比如五一的预期旅游将会显得冷遇,消炎治感冒发烧类药品、健康洗手液等会大量销售,猪肉价格回到现在的白菜价,网络上的网游,关注度会再度增加,有关行业的股市也会同期受到影响,药品 类企业势必关注度得到大势增加,等等……

  说到这里,回顾一下人类生命世界当中的流感大爆发:

猪流感

1918年的欧洲和美国,不得不忍受战争和疾病带来的双重痛苦。

  1918年,当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的死亡继续威胁着欧美的青年男子时,一群穷凶极恶的隐形杀手,以流行性感冒的形式,横扫欧亚大陆和北美,最终波及全球,使世界1/5的人屈服于它的淫威之下,2 000万~4 000万人被它杀害,远远超过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死于枪炮的人数,成为迄今为止在一年中杀人最多的一次传染病。以后,每隔大约10~20年,人类就要受到一次全球性流感杀手的袭击。

猪流感

这是一幅当时绘制的流感死亡率统计图,从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1918年10月份,流感的死亡率几乎是直线上升。

  隐形杀手疯狂夺命

  1918年秋天,欧洲战场上的大战即将结束。由于美国人参加了欧洲大战,协约国对同盟国的战争正接近胜利。在环境恶劣的战壕里作战的协约国士兵们虽然满怀希望,但他们并不知道,一场灾难正悄悄来临。流感杀手钻进了战壕,士兵们畏寒高烧,全身乏力,像得了一般感冒。普通感冒并不可怕,无论患者吃药还是不吃药,几天就能痊愈。然而,这一次,病人的症状迅速加重,高烧不退,病人因缺氧而拼命喘息,直至带有血腥味的泡沫从他们的鼻子和口腔中冲出来,许多人窒息而死。士兵们这才明白,大祸临头了。杀人流感蔓延开来,死亡人数迅速上升,仅军人就死了43 000人。

  人们发现,这次流感完全不同于一般的流感,一般感冒大多能自愈,死亡者多为老人和儿童,死亡率为0.1%。而这次流感对20~40岁的青壮年最具杀伤力。一般流感死因多为肺炎等并发症,而这次流感却直接杀人,患者在得病后数小时内即迅速死亡。

  这真是名副其实的杀人流感,其死亡率高达2.5%,是一般流感的20~25倍。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几个朋友上班的路上还在聊天,其中1个人突然得了流感,还没等到下班就死去了。还有一个更恐怖的例子,4个女人兴致勃勃地玩桥牌到深夜,相继得了流感,一夜之间竟然死了3个。

  杀人流感

  1918年杀人流感史称“西班牙流感”。1918年5月,西班牙因流感死亡800万人,杀人流感因此得名。其实,早在1918年初春,杀人流感就在美国堪萨斯州的福特·雷里军营爆发。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军营里就有1 100多人被感染,46人死亡。不过,由于这种流感最初的死亡率似乎并不高,所以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此后,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士兵渡过大西洋,这种流感开始在欧洲传播。遍布于欧洲西部各地的美国兵营,到处弥漫着杀人流感的阴霾,被杀死的美国士兵的人数,占美军死亡人数的一半。

  1918年9月,随着战时物资的航运,杀人流感在美国波士顿登陆,随即传遍全美。这一次,美国人终于看到了杀人流感的狰狞面目。仅仅在10月,美国就被“西班牙流感”杀死了2万人,死亡率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5%;在纽约仅10月23日一天,就有851人死亡。1918年11月11日,战争结束,杀人流感再度逞威。在庆祝停战日游行时,人群聚集在一起通宵达旦地狂欢,不经意间为杀人恶魔提供了再次逞凶的机会,致使数百万人染病,又有数万人因此丧生。

  在几乎整个1918年里,杀人流感沿着贸易路线和海运航线,通过带病毒者向全球传播,横扫北美洲、欧洲、亚洲、巴西和南太平洋,造成极为严重的伤亡。印度的死亡率特别高,每1 000人中就有50人死于杀人流感。

  至今,对1918年杀人流感从何而来仍众说纷纭。虽然杀人流感最初来源于美国的说法十分流行,但也缺乏直接的证据。此外,还有人推测,杀人流感起源于亚洲,是流感病毒的一次遗传突变带来的。流感病毒表面蛋白质的变异使人类的免疫系统无法识别入侵之敌,令免疫力丧失。而当时一些协约国科学家则认为杀人流感是战争中使用芥子气等化学武器造成的。尽管对杀人流感的起源争论不休,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战争中军队和战舰上大量的军人流动,无疑帮助了杀人流感的迅速蔓延。

  元凶是谁?

  杀人流感在1919年悄没声息地消失了。它来得很突然,消失得同样神秘。科学家们后来在几十年的研究中,相继发现了甲、乙、丙共三种流感病毒,弄清了它们的遗传结构,制造了对付它们的疫苗,却仍对“西班牙流感”病毒所知甚少,更没有防治它的疫苗。

  为预防杀人流感再度爆发,20世纪80年代科学界重新开始了寻找“西班牙”流感病毒的工作。其中有两组科学家试图通过发掘被1918年杀人流感夺去生命者的遗体,来找到“西班牙流感”病毒,从而破译其遗传密码,查清隐形杀手杀人的秘密。其中一个研究小组以美军病理学研究所的塔本博格博士为首,另一个则以世界流感权威克丝娣博士为首。

  塔本博格博士在搜寻研究所的档案时,偶然发现了因患“西班牙流感”死亡者的切片,从而观察到1918年杀人流感病毒,复制了这种病毒的基因编码,并同其他流感病毒作了比较。他就此写成论文,并发表于1997年的美国《科学》杂志。这篇文章后来被早在20世纪50年代便开始探索1918年杀人流感秘密的病理学家约翰·胡尔汀读到。胡尔汀当年在阿拉斯加发掘死于1918年杀人流感者的遗体时,在一个小镇上发现了一处公墓,得到了样本。可惜样本中的病毒已经死了,他企图使病毒复活的努力也失败了。于是,他放弃了搜寻。塔本博格的论文重新燃起了他揭示1918年杀人流感秘密的热情。他与塔本博格取得了联系。塔本博格正需要死于1918年杀人流感

4 thoughts on “猪流感 追踪杀人流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