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网瘾炒作改汤换药 称“病理性上网”

操,我的工作就是玩弄计算机,就是上网,我一天十几个小时就在电脑前上网,如果这能称为网瘾的话,能够称为“病理性上网”的话,岂不早他妈的玩完了?一群混蛋的理论。

马云今天会上说了,80后,90后,他们的认为和我们这一代是有区别的,就像我们这一代和上一代的价值观和认识有不同一样,互联网是新时代的进步体现,他们想上网,他们想看电影,让他们看好了,不能因为一点两点的错误,就来制定政策,就来大肆扩张,认定是大面积的群体问题,就要遏制,就要打击。但这一点的导向,是绝对影响不了,以后的80后,90后,肯定会超越我们这一代,肯定会产生出更多的能够创立阿里巴巴、百度、腾讯这样公司的优秀人才,并且完全可以肯定,是超越,而不是跟进。

这个价值观我认识,不断有人说马云在忽悠,但马云之所以能够忽悠住这么大的群体,就是因为他忽悠得有根据,能够让人觉得有道理,至于是不是有良好的结果,这就不是双方能够左右的了。

看一看这篇报道吧!里面狗屁不通的改变,难道就是为了网戒行业的数十亿元?奇怪了,这时候,那个威力强大的“有关部门”哪去了?

注:以下为引用:

广州白云心理研究所青少年心灵成长中心主任沈家宏介绍说,目前业界准备不再使用“网络成瘾”(网瘾)这种说法了,改称为“病理性上网”。卫生部正在进行调研,确定它的诊断标准,一旦诊断标准确立,“病理性上网”就是一种病(3月27日《广州日报》)。说实话,看完报道,笔者根本没有搞懂“网瘾”和“病理性上网”有啥区别。以笔者浅见,把“马铃薯”称为“土豆”,并不能改变事物的本质,“网瘾”和“病理性上网”也还是指同一种现象。只不过,加上“病理性”几个字,会加剧人们对“网瘾”现象的担心。

1

从网上可以查到,提出“病理性网瘾”这一概念的广州白云心理研究所青少年心灵成长中心,本身是一家治疗网瘾的机构。这样的“文字游戏”中间会不会有不为人知的利益存在,笔者不敢妄加推测。但全国网戒机构已经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产业,这是不争的事实。据央视《经济半小时》报道,网戒行业的规模已达数十亿元。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官方的定义改变,都可能对网戒市场产生巨大影响。而把“网瘾”称为“病理性上网”,无疑会增加人们治疗“网瘾”的迫切性。

在 “网瘾”还没有被诊断成“病理性”的情况下,现在全国各种网戒机构已经多如牛毛,各种“疗法”也层出不穷。如果国家权威部门真的有朝一日界定了“病理性上网”的标准,以全国近4亿网民的基数,以中国家长对孩子“患病”的那种超乎寻常的关心,该会产生多大的市场,会创造多大商机,会有多少人的血汗钱跑到奸商手里,肯定会超出普通人的想象。

青少年迷恋于上网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的专家应该找出一个解决之道,而不是改个名字吓人。网络作为改变人类生活的一项重大发明,的确很多人已经上“瘾”,但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正是社会步入信息时代的一种标志。有关部门一定要慎重行事,不能给老百姓都扣上一顶“病理性”的帽子。如果“网瘾”真的改成“病理性上网”,也许离电视上大声叫卖“戒网贴”、“戒网液”、“戒网灵”的日子就不远了。□刘昌海《南方都市报》

呜呼!哀哉!……